🐟

我我我    我看到了什么    (⁄ ⁄•⁄ω⁄•⁄ ⁄)

亲爱的小队长,生日快乐!

有私设     ä¸å–œå‹¿å–·


“这是在哪儿?”我睁开眼,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白茫茫的颜色。我环顾四周,发现并未见到沐沐,不禁疑惑地想。我走出房门,瞅见了拐角处的一个橙发少女,正被一名男子搂在怀中。女子压抑的哭声,使我的心揪了起来。“叶秋你这个混蛋,你对沐沐做了什么?”我大声吼道,却并未见他抬起头,反而还摸了摸怀中女子的头发。你居然还摸了沐沐的头发!我咬着牙,笑着一脸狰狞的朝叶秋走去,然后我反手就是一个过肩摔,将其撂倒在地,然后我再来一个左勾拳,一个右勾拳......当然,这只是我的想象,事实是,我的手直接穿过了叶秋的身体。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我愣住了。我有尝试着去摸摸沐沐的头发,发现手依旧穿了过去。少女的肩膀颤抖着,“叶秋,我以后就没有哥哥了。”“沐橙,你还有我。以后我来当你的哥哥,好不好?”少年搂着少女,轻拍着她的肩膀,许下了诺言。这个时候,我才知道,原来我已经死了。但不知道是什么原因,我却仍旧在这世间。我可以看见他们,听见他们的话,但他们却不知道,我仍存在。“喂,叶秋,接下来沐沐就交给你了!你可要好好对她,要是她因为你哭泣,我可饶不了你。”说罢,我还作势挥了挥拳头。即使我知道,你并不能看见我。

      æˆ‘跟着你们回到了家,看着你开始学着怎么做饭,看着你将君莫笑封存于箱底,也看着你学会了抽烟。你第一次点燃起烟时,我曾想冲上去灭掉它,却因为你的一句话停住了脚步。你说:”沐秋,你看见了吗?现在我也是一个大人了,我可以好好照顾沐橙,所以你就放心吧!”我停在那里,叹了口气。此后,你在多少个不眠之夜,站在窗口,点燃了烟,眺望远方。你的队员们都在疑惑,为什么你年纪轻轻就成了一个老烟枪。但我知道,你之所以会这样,是因为它能让你在不眠之夜后略显精神,使你能在第二天继续好好训练,也使木木不再担心。

       æ—¶å…‰é£žé€ï¼Œæˆ‘看着你以一己之力,过五关斩六将,斩获了第一二赛季的冠军,斗神之名响彻整个荣耀。你与韩文清成了惺惺相惜的朋友,周遭有一群爱戴你的队友。哪怕你从不露脸,但这并不妨碍粉丝对你的崇拜。那时,荣耀之中,十有八九都是战斗法师。陶轩也因为战队成绩的上升,而对你不露脸,不拍广告的行为表示默认。

      ç»ˆäºŽï¼Œè¿Žæ¥äº†ç¬¬ä¸‰èµ›å­£ã€‚百花研究出了新打法——繁花血景。那如繁花绽放的美丽场景,成了许多战队心中的噩梦。我看着你为了破解这个战术,常常整理资料到半夜,一帧一帧的回放着每一场次的比赛视频,笔记本上的猜想写了一行又一行。那个时候,我最常见到的,就是你独自一人坐在练习室中,除去笔尖摩擦纸面以及鼠标点击发出的声音外,再也听不见其它声音。

      æˆ‘知道你这么努力,是为了再次捧起那奖杯。世人都说:“嘉世斗神天赋极高,年纪轻轻就斩得两冠,但这次怕是要倒在这繁花血景之下了。”你瞧,世人是多么险恶啊,他们补助的诋毁着你,只为剥去你的傲骨,再为你的低头而沾沾自喜。我曾无数次地想要冲上去,质问他们为什么。但在看见你认真钻研的模样后,我又停住了脚步。你就像个活在玻璃罐中的小人,不受外界评价的干扰,只会朝着自己的目标努力。

       åœ¨ä¸‡ä¼—瞩目之下,迎来了嘉世与百花的对决。繁花血景铺开,在众人都望而却步的那一刻,你操纵着一叶之秋冲了进去。这时,解说员说道:“百花使出了繁花血景,叶秋居然紧跟着冲入其中。果然还是太年轻了,今年的冠军看来是要花落百花了。”话音未落,异变突生。等到血雾散开,屏幕上只余下一叶之秋手举战矛傲然而立的身影。解说员激动的声音传来:“三连冠,荣耀史上第一个三连冠出现了。叶秋带领着嘉世创造了一个王朝,真真是当之无愧的斗神。”粉丝们也都又唱又跳,现场成了一片欢乐的海洋。

      ä¸–人都说,叶秋是真的幸运。就这么吗,莽撞地冲入其中,都能阴阳差错的破开这一绝技,但他们都不知道你在这场比赛之前多少天不眠不休,只为再次捧起那象征荣耀的奖杯......我看到你在后台喃喃自语道:“沐秋,你看见了吗?嘉世夺得了三连冠。当初我们的约定如今已经实现了,沐沐现在也过得很好。你终于可以放心了吧。”你的声音趋于哽咽,而我的身形开始逐渐消散。我终于明白我仍停留在世间的原因,不过是因为我仍有执念罢了。而现在愿望达成,我自然也就该离开了。

      å¶ç§‹ï¼Œä¸‹æ¬¡å†è§åˆ°æ—¶ï¼Œå¸Œæœ›è¿˜èƒ½è·Ÿä½ å†æ‰“一次荣耀,毕竟我们就是因它而认识的,不是吗?